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子网站>区委、人大、政协部门>区政协办>其他>文史天地

档案的重量

来源:区政协办 发布时间:2017-02-09 10:40:18

  档 案 的 重 量

  张善彬

  2014年3月12日,原化机厂(即今“三州核能公司”。1980年前,其原名为“四川化工机械厂”,当地习惯简称其厂名为“化机”)职工陈××先生来到区档案馆。他一进来,我们便睹其神色显得十分着急,大家主动上前询问他需什么帮助,果然,他急迫地发出一串“连珠炮”,他说:“他想查询1978年从安徽仪表厂调回化机厂工作的调令!……”

  见来人情绪有些激动,我们一边马上倒杯水请他喝水安抚其情绪并让他不着急慢慢讲,一边又详细耐心地询问和聆听,经过细细地沟通了解到事情原委。

  其事经由始末大致如下:

  早在1971年,当时还在青白江区上山下乡当知青的陈先生,他通过招工去了安徽省那边工作;而工作一年后,他应征入伍,当了一名人民解放军战士,成为了保家卫国的光荣一兵,并服役三年。1976年,退役后,他被分配到安徽仪表厂工作;两年后的1978年,他又从安徽仪表厂调回本区驻区企业原化机厂(即当时的四川化工机械厂)工作,直至现在。

  他的人生的几十年,也就这么坎坎坷坷地过来了。

  现在,他也到了退休年龄了,可就在他高高兴兴地去区社保局办理退休手续时,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他被区社保局工作人员告知:因他个人档案中没有那张从安徽调回化机厂的调令,要他即去查找该调令,否则1978年以前长达十一年的工作时间,按照有关规定将不能算为工龄。

  闻语,那一刹那,简直犹如惨遭惊天霹雳的他,惊惶失色,欲哭无泪,手足无措,状若木鸡……

  几十年了,到哪里去查找“这张要命的纸哟”?

  他心里边犯嘀咕边寻思,最后叹了口气,没办法,他硬头皮先到三州核能公司(原四川省化工机械厂)查找该档案,毕竟由于年深太过久远了,仅仅因经办人员变动频仍暂且不说,再加之原厂已经进行了破产重组整合改制等原因,他没有查到所需要的调令。失望之余,经好心人的提醒,他也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试试心态,忐忑不安的他就这么既急迫且持几分期待之心来到区档案馆。

  听完陈先生的讲述,我们秉承“急群众之所需,忧群众之所愁”的原则,经过大家的认真询问和仔细分析,并会诊评估后,馆领导马上组织两名同志进行分工查阅,一位同志在电脑上找,一位同志到库房查阅档案实体,最后也只查找到了他本人一些相关材料,但调令这份文件仍没着落。

  这可急坏了当事人陈先生,这该怎么办呢?

  难道还得让他千里迢迢回一趟安徽去查找吗?

  再说,去了,这么多年了,当年的那个仪表厂还在吗?

  这一切都是未知。

  看着当事人着急悲情的眼神,我们只能将馆中查找到与他相关的档案一一复印给他,也无奈地送走了他。

  “然而,这事就这么轻飘飘地过去了?!”

  ——我们此时此刻的内心都扪心自问着……

  凡事好事多磨。事情发展到了第二天,却出乎人意料地“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区社保局原办公室主任××来到我局办事,我们即刻把陈先生的事情原委经过一五一十地告知了他,他说:“你们已经查找到的这些档案和原他个人档案中的相关材料应该可以办理退休手续,等我回单位了解一下情况。”这真应了那句俗话:“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令我们吃惊的事发生了——都没想到,该主任回去后他很快传来好消息,“让我们通知当事人,将他个人档案和档案馆查到的相关材料,一并送到区社保局重新审核!”

  ——这事到此终于圆满划上了句号。

  事后,我们回访当事人和区社保局的结果是:

  一是区社保局在重新审核相关材料后,陈先生的问题得到了圆满的解决;二是当事人和区社保局都为我们的服务态度、服务质量、服务热情大加赞扬。

  回访归来,经由此事我们的心里都有一份沉甸甸的感受,那就是——

  “档案的重量胜千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