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子网站>区委、人大、政协部门>区政协办>其他>文史天地

老街

来源:区政协办 发布时间:2019-01-21 10:40:17

  老街

  偶然经过城厢小镇,在西街,迈着闲碎的步子,缓缓穿行于熙熙攘攘的行人中,记忆和现实开始不时重叠,时间变得缓慢、悠长。

  记忆中的老街,像墨色线条勾勒出的老照片,古旧的气息最是让人眷恋。现在站在西街上,恍惚一幅老照片开始活过来:人在走,树在摇,酸辣飘香的是粉条……古旧的色彩慢慢褪去,愈加鲜活艳丽了。

  街口的酸辣粉店,开了这么多年依然如最初那个模样。酸辣粉的味道依然好,桌凳依然破旧,客人依然多,店门依然还是一块一块的长木板。开店的时候,老板把一块一块的长木板取出来,关店的时候,再一块一块的嵌进去。小时候的城厢镇,每一个店都是这样的门,我和外婆无数次的赶集,让我对此印象深刻。这门板,不知道是不是也有与我年龄一般长的历史,倒是真的希望它能在这个钢铁铸造的时代长存不朽。小小的店面,有记忆的味道和模样,多好,多好!

  老县衙古意盎然,民国风的大门斑驳得恰到好处,院内一丛丛攀爬出墙头的绿藤生机盎然,两者互为衬托,相得益彰。原来,岁月的沧桑感自有一种别样的美。不用修葺,不用雕琢,时光最会打磨风景,古色古香,不做作,最自然。要知道,对于一条老街,最是让人怜惜的,从来不是新物,而是对那份即将消逝的美好,存了隐隐的不舍与眷恋。

  再往前一点,一株微斜的大树把树荫撑过了街道,郁郁葱葱的绿填满了眼眸,顿感清凉。斜对面有酒家的招牌迎风招展,有小小的木门通向深深的旧庭院,还有一些绿色植物从石头缝里突兀的冒出来。然后,我看到了那个老茶馆。最初以为自己眼花,以为这已不是记忆中的那个茶馆,可是再三打量后,我不得不说服自己,这确实是那个西街上的义全茶馆。为何如此诧异,因为,自己未曾找到那熟悉的竹椅、木桌,取而代之的是充满现代感的藤椅、玻璃桌。心里竟有了悲恸之情。如果你看过曾经的老茶馆,也许,你会与我有同样的感怀。小时候,老茶馆旁边的巷子最是热闹。每到逢场的日子,总是挤得水泄不通。每一次到这里,外婆总是抓紧我的手,生怕我走丢了。而我,好像就这样握着外婆的手,从这个老茶馆旁边路过了整个童年的时光。这二十多年来,对这巷子的最深刻的影像记忆就是巷口的这个老茶馆。茶馆总是坐满了人,熙熙攘攘好不热闹。许多老爷子吧嗒着叶子烟,在这里喝茶聊天,大妈们也在这里打着长牌,闲话家常。市井生活的清闲,小日子的安然,在一碗粗茶里体现得淋漓尽致。总以为时代的变迁对这个茶馆是丝毫不影响的,不想,这一年,它竟也变了模样。

  走到这里,心情已不复初来时的悠然,于是折返。不想再往深处,只因不想让记忆与现实背离太多。我依然念着旧时的老街,不想它改变,不想它被时代的变迁抹杀了本来的模样。就像不想外婆牵着我赶集的那些旧时光,再也寻不到一丝真实的痕迹。

【关闭】